我,胡家奇,196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,1979年就读于东北工学院(现东北大学),1983年毕业后主要在国家建材局机关工作,1994年创办企业至今。现为北京市门头沟区政协委员。
自从1979年无意中被卷入人类问题研究之后不久,我就决定了,这将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。因为,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,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正面临极其严重的灾难,这就是科学技术的非理性发展正把全人类快速推向灭绝的深渊,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方式出现了全面的错误,这种错误已经从根本上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和普遍幸福。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,我们将会万劫不复,人类将没有再开始的机会。我要努力研究它,要一直呼吁,直至终生。
我对诗的理解
\

         我喜欢诗,但只能用汉语写诗,我喜欢现代诗,也喜欢韵律诗,现代诗是从西方引进的,韵律诗只属于我们中国。

       我不是一个喜欢按规矩出牌的人,现代诗我不想多说,仅就韵律诗谈一下自己的奇思怪想。

        很久以前我就想,唐诗宋词统治了中国一千多年,后人一直没有超越,这是一件好事吗?那个时代形成的格律后人一直遵为圣规,好不好?

        我认为,汉语有自己的发音美和抑扬顿挫美,由此形成了汉语的韵与律,如果能够做到意境美,同时又具备汉语的韵律美,那就是一首好的韵律诗。但是,韵律决不应该仅仅是唐代的律诗和绝句,以及宋代的词所要求的韵律和平仄,能符合唐宋格律当然好,如果不符合唐宋格律,但符合汉语本有的发音美和抑扬顿挫美同样好,甚至更好。古代的自由体和半自由体就有许多流传千古的名诗,诗经、龟虽寿、将进酒等等就并没有遵循那些死板的格律。为什么千年来,中国的诗歌始终没有超越唐宋,就是因为过分强调格律,而忽略了意境。

        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是很好的方针,与时俱进也是很好的方针。我以为意境美高于平仄要求,宽泛地遵循汉语的发音美高于死板的格律要求。时代早已过去千年,汉语的发音和用词习惯早就发生了变化,为什么还要一味地死守千年前的格律呢?什么是韵律诗,就是一首符合汉语的发音美和抑扬顿挫美的诗,它可能是一首符合唐宋格律要求的诗,也有可能是一首不符合唐宋格律要求的诗。只有本着这样的包容去写诗,同时能够结合时代,才有可能学习唐宋而超越唐宋,在历史上创造一个全新的韵律诗的时代。

页面功能: [ 字体: ][ 打印 ][ 点击:][ 关闭 ]


相关文章article
我对诗的理解(2017-03-27)
 


首页 | 通信与交流 | 新闻与评论 | 我的书 | 我的文章 | 我的博客 | 关于我 | 视频